<sub id="d5pjp"></sub>

    <sub id="d5pjp"></sub><sub id="d5pjp"></sub>

    <form id="d5pjp"></form>

    嵩縣百科  > 所屬分類  >  來嵩官員   
    [0] 評論[0] 編輯

    劉咸

         劉咸(1388年-?),字士皆,江西吉安府泰和縣千秋鄉四十一都人,明朝政治人物。進士出身。曾祖父劉慶源。祖父劉存善。父親劉仲良。江西鄉試三十六名。永樂十年(1412年),參加壬辰科會試,得貢士會試九十八名。殿試登進士第二甲第四名。永樂丙申(永樂十四年,1416)秋,“自西川調至河南間,嘗出巡伊洛”。

         “宣徳元年(1426)三月,河南按察僉事劉君士皆再考績來京師,吏部以為稱,言于上,俾復其職。”(送劉僉事復職序 欽定四庫全書 抑庵文后集巻十八 明 王直 撰)。


    虛庵虛庵真奇士――劉咸 薛?u 詩集中多次提及“虛庵”,《贈劉僉憲》①中言道:“虛庵虛庵真奇士,磊落聲名固應爾”,《春日懷劉僉憲》②中有“千里關河歸故邑,兩年風景憶虛庵”之詠,《題劉僉憲琴書清處》③中有詩句“虛庵底處貯琴書,聞筑幽軒傍所居”。 其詩中與“虛庵”有關的詩作還有《虛庵賦為僉憲泰和劉咸作》④《鳳凰臺次虛庵韻》⑤《鈞州詠古次虛庵韻》⑥等。由其詩《虛庵賦為僉憲泰和劉咸作》可知,“虛庵”者,名劉咸,江西泰和縣人。又楊士奇《虛庵詩序》⑦中載: 河南按察司僉事吾邑劉咸士皆名其所居曰虛庵。 按《明史》中載“楊士奇,名寓,以字行,泰和 人”⑧,可知楊士奇所言“吾邑劉咸”中“劉咸”亦為江西泰和人,又楊士奇言此人以“虛庵”為堂號,這兩條都與薛?u 詩作《虛庵賦為僉憲泰和劉咸作》的詩題中的信息相合,薛?u 詩中所言“虛庵”,當指劉咸無疑。且從楊士奇《虛庵詩序》中可知,劉咸,字士皆。 關于劉咸的生平,《明史》中沒有詳細記載,金幼孜序文《贈劉士皆僉憲四川倡和詩序》⑨中對其生平經歷介紹較為周詳: 永樂癸巳冬,進士劉咸士皆得擢四川按察僉事……厥后士皆由四川改于河南,所至政聲籍籍,觀其志之所存,業之所充,術之所施,蓋益有可征者,豈有得于詩之所謂“學優而仕者”歟?今年春,士皆以督工留京師,持以謁余而求言。 又楊榮《送劉副使歸省詩》⑩中的詩序對劉咸生平有所交代: 此廣東按察副使劉咸士皆之行,而學士大夫之詩所以作也。士皆,吉之泰和人,早服家庭之訓,以茂年擢永樂壬辰進士釋褐,即拜河南按察僉事,不??以為明,不混混以保位,?]敏敦詳,憲職克舉,越九載,以最升本司副使,未幾調廣東。 從金幼孜的敘述中可知,劉咸在永樂十一年 (1413)出仕,官職為四川按察僉事,后任河南按察僉事。而楊榮的敘述中提及劉咸是“永樂壬辰進士”,則知劉咸當在永樂十年(1412)中進士,且在官拜河南按察僉事之后,升任按察副使,之后又任廣東按察副使。 綜合上述材料與分析可知,劉咸,字士皆,江西泰和人,永樂十年(1412)中進士,以四川按察僉事起家,后改任河南按察僉事,其后升任按察司副使,又調任廣東按察副史。其以何官階致仕,不詳。其與“臺閣體”詩人“三楊”、金幼孜頗有交情,與薛?u相交亦好。

     

    目錄

    明劉咸伊川書院碑記 編輯本段

      永樂丙申(永樂十四年,1416)秋,余自西川調至河南間,嘗出巡伊洛,過程夫子之鄉,往往訪尋遺跡而不可得百一,道經鳴皋,見蒼莽荊棘中,敗屋巋然,無門墻口鑰以為限,因取建造之至,則蘿叢紛翳,獸蹄鳥跡交乎其中,有像設遺繪滅不可得辨,摩挲石刻而讀之,然后知為元敇賜伊川書院,蓋上以奉先圣先師,其殿廡東則以祀程夫子兄弟及濂溪、康節、橫渠、溫公、南軒、東萊、晦庵九先生,西以祀魯齋許文正公,而其文實翰林直學士薛友諒所撰,其書實趙文敏公之筆也,因再拜其下,發為一詩,以示河南諸學官,或有以與新之春。后予以公務所羈,足跡弗及,再至,距今又七八年,予向之所冀者,竟無一人義舉,而其傾壞,視昔所見尤甚也。予乃盡出廩資以付河南府經歷解希淵、嵩縣知縣吳祥,俾特以為謀,始計而郡中官屬,教授楊旦以下,聞予茲舉,亦皆欣然割俸以相厥役,未數月殿廡像設,煥然一新。工既訖,予又恐夫繼今者或忽其事而莫之重也,乃命有司擇謹厚者一人復其家,俾守之。而因以書其事始末于石,庶俾后人念其成之不易,相與扶翼,以保其勿壞。 


    重修伊尹祠記

           劉咸河南道僉事

     

    古稱英雄豪杰之士,其知足以揣摩天下之事務,其才足以建立天下之功業,未始不囂然自得而有高世之心。及其出而效用于時,其所設施措置必出于眾人精思熟慮之所不逮。此無他,經綸謨謀定于胸中者有素,故隨試轍效,豈世俗之士所可測度,豈世俗之物所能易以搖奪者哉?昔讀孟子書,稱伊尹耕于有莘之野,囂然以堯舜之道自樂,茍非其義,雖舉天下之富貴加之,有弗屑也。既而湯聞其賢,使人聘之,亦必待夫至再至三,然后幡然而起,以答世主之望。此其內養之重,自負之大,為何如也。及相成湯,以舉順天應人之師,遂造有商。一夫不獲,則曰“時予之辜”,其自任以天下,誠重矣。及太甲弗順,放之于桐,以動其處仁遷義之良。太甲克終允德,則復歸于亳。使他人遇之,必惴惴焉,猶豫卻顧,震悚而不敢前。即悍然為之,其不至于僨事,為天下之大僇,蒙終古之深詬,鮮矣。尹于斯二者,若素為之,毅然敢當而不懾,以身周旋其間而不驚,卒能肇造有商,克成令辟,非英雄豪杰之士,其孰能與于此哉?

    嵩縣之南十里許,有澗曰空桑澗者,世傳為伊尹所生之地。蓋尹母既娠,夢神人告以東行避水之故,因抵澗,化為空桑。而有莘氏女采桑得嬰兒,即其地也。邃古渺茫,其事無可置解,且歷人代以來,有祠祀于澗側,年深傾圯,舊址所存悉皆瓦礫之余。永樂1415)冬,今禮部尚書毗陵胡公濙曾以都諫奉使河南,訪謁其處,形諸慨嘆因命守土軍民之官,爰即其地,重構棟宇而祠祀之。復為七言古詩題于壁,以明己意距今十有三年(宣德二年,1427年)矣咸來展謁其下,而祀庭且就頹敝,及讀尚書之詩則又苔封蝸篆,半蝕其全。

    嗚呼,伊尹以圣人之德,遇圣人之時,開有商六百年之基,天下后世即庸人孺子皆能誦說而景仰之,況其所生之地!宜崇祀事此闕里,未為過也。

    乃其祠之廢不知逾幾何時始遇尚書公一興復之今幾何時,而又就頹敝若此耶?于是自出所有俸金為具,以謀重修,而知縣何新(正統十二年,1447年任嵩縣知縣)、守御所百戶沈毅悉捐己俸而樂助之。再踰月而工成,何、沈二子礱石,令予紀其始末事,且刻尚書之詩于碑陰,使后有過祠下者,得以覽觀而興起焉。時正統十有三年1448)九月吉日也。

    劉咸·武陟詠古

    虹橋百尺控南灘,沁水微芒2野色寒。明月院荒春草滿,法云寺古暮鐘殘。山濤廢墓淮能識,樊噲遺城自可嘆。偶過向村閑縱目,猶聞風笛起林端。

    注釋

    1.劉咸:明代安徽太和人。曾任僉事、按察使,巡查河南。永樂十四年(1416),曾主持重修嵩縣伊川書院。有詩《游少林寺》、《鼎原》、《閿鄉懷古》、《新野詠古》、《黃河賦》、《按臨扶溝》、《涌金亭觀題壁》、《新鄭懷古》、《虞城吟古》、《武陟詠古》、《鈞臺懷古》,文《伊川書院碑記》等傳世。

    2.芒:《武陟縣志》(1993)、《萬歷武陟志》(抄本)均作“茫”,《覃懷志》(點校本)作“芒”。從詩意看,是指晚間沁水的微光,當以“芒”為是。



    送劉僉事復職序編輯本段

    欽定四庫全書

     抑菴文後集巻十八   明 王直 撰



    宣德元年(1426)三月,河南按察僉事劉君士皆再考績采京師,吏部豎徇稱書于上,俾復其職,士皆予同邑人且予昔考禮部貢士時所進者也,故于其去吾邑之士在京師者相率求予文贈之。予謂士皆學足以明理,才足以立事,既能稱其任矣,而何待于鹽豆羹贈煮眉所增?蓋之謂言而無益非所以厚于士皆也君子之仕以行道也行道者之心惟恐善不及于人而人有不得其所者不以勸欲而有加損匕然而必曰勸懲之者乃世之為治者之所為而君子不計焉蓋曰盡吾道焉耳矢匹天匹婦有不與被堯舜之澤者若已推而納之溝中此伊尹之志也君子亦猶是而已矣夫以養民為職者郡縣之吏也察吏之賢否典民之休戚若按察司之事也頂南之民多矣而倘之長者豈口玉翼代因民之休戚而求吏之賢否可得美士皆其亦深觀而容察之也乎使大郡縣而皆得言民吏馬以無私之心行無害之政蒞之以勤持之以誠雖甚憲且劇也民必有受其澤者美南陽中牟擅閑之厲也今之人豈衣如昔之人哉而其他之所產者又豈不如南陽中牟老哉惟無賢吏也則已矣挾有之民豈有不得其所者哉然庶察而勤異之此吾士皆與其同列之君子所宜加意也士皆今以績最稱于有司所以勸賢也然士皆獨非以行道為心克者乎以行道為心則民有不得其所者士皆得無歌然于中邪天民之命懸乎吏而察吏之賢否系乎按察之官吏有不賢而肆于民上君子持咎其縱可不慎哉于乎士皆其尚加勉馬可也宦成而怠也非于所望于士皆也遂書以贈其行

    附件列表


    0

    詞條內容僅供參考,如果您需要解決具體問題
    (尤其在法律、醫學等領域),建議您咨詢相關領域專業人士。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有待完善,請 編輯

    上一篇 伊川書院    下一篇 明代

    標簽

    暫無標簽

    同義詞

    暫無同義詞
    亚洲手机在线观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