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d5pjp"></sub>

    <sub id="d5pjp"></sub><sub id="d5pjp"></sub>

    <form id="d5pjp"></form>

    嵩縣百科  > 所屬分類  >  人物    作家    世界名人   
    [10] 評論[1] 編輯

    閻連科

    閻連科,生于1958年,嵩縣田湖鎮人,中國著名作家,被譽為“荒誕現實主義大師”。現任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教授。作品已經被翻譯成二十幾種文字。代表作有《日光流年》《受活》《丁莊夢》《風雅頌》《四書》《炸裂志》等。

    閻連科閻連科



    目錄

    人物履歷編輯本段


    1958年出生于河南嵩縣田湖瑤溝,自小放牛種地,高一輟學。

    1978年應征入伍,歷任濟南軍區戰士、排長、干事、秘書、創作員,第二炮兵電視藝術中心編劇,一級作家。

    1980年開始發表作品,1982年提干。

    1985年畢業于河南大學政教系,1991年又畢業于解放軍藝術學院文學系。

    1992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1997年發表中篇小說《年月日》開始引起文壇關注。

    1998年發表的《日光流年》是他創作生涯第一個高峰,獲提名第五屆茅盾文學獎。[1] 

    2003年發表長篇小說《受活》轟動文壇,成為他的代表作,獲第三屆老舍文學獎和第二屆鼎鈞雙年文學獎。[1] 

    2006年發表的《丁莊夢》則令他揚名海外,成為目前在國際文壇最受矚目的中國作家之一。[1] 

    2008年發表長篇小說《風雅頌》引起廣泛爭議。[2] 

    閻連科閻連科

    2011年閻連科創作的長篇小說《四書》被大陸十幾家出版社拒絕,只能在港臺出版。[2] 

    2013年閻連科獲提名布克國際文學獎。同年獲得馬來西亞花蹤世界華文文學獎以及“影響中國2013年度文化人物”。[3] 

    2014年閻連科憑借捷克語版的《四書》獲得卡夫卡文學獎。[3] 

    2015年閻連科的《受活》日文版獲得日本twitter文學獎。[1] 

    2016年閻連科憑借英文版的《四書》第二次提名布克國際文學獎。[2] 

    2016年7月19日,閻連科憑借《日熄》獲得第六屆紅樓夢獎。[4] 

    2017年閻連科憑借英文版《炸裂志》第三次提名布克國際文學獎。[5] 


    重要獲獎編輯本段

    國際重要獎項、入圍情況:

    (1)2007年《丁莊夢》日本網站評為翻譯最佳作品;[6] 

    (2)2009年《年月日》:法國小說“翻譯獎”;被法國教育中心推薦為全國中學;課外讀物。

    (3)2010年《受活》法國小說翻譯將;

    (4)2010年《丁莊夢》入圍英仕曼亞洲文學獎[6] 

    (5)2010年《丁莊夢》入圍英國獨立文學獎

    (6)2011年《四書》入圍法國費米那文學獎短名單;[6] 

    (7)2012年入圍英國布克國際獎提名;

    (8)2012年獲得馬來西亞“花蹤”世界華語文學大獎;

    (9)2014年獲得卡夫卡文學獎。

    (10)2014年《受活》獲日本國際推特文學獎首獎。[6] 

    國內長篇獎項情況:

    1、《日光流年》:建國60年優秀文庫作品。[6] 

    2、《受活》:第3屆老舍文學獎;“鼎鈞”文學獎;《南方周末》30年10部最優秀作品之一;法國小說“翻譯獎”。

    3、《堅硬如水》:“九頭鳥”優秀長篇獎。[6] 

    4、《丁莊夢》:臺灣“讀書人獎”;亞洲周刊“全球華語2006年10部好書”之一;。[6] 

    5、《風雅頌》:2008年度《南方周末》唯一“年度小說”,同年《亞洲周刊》全球華語10部好書之一。

    6、《我與父輩》:分別被中央電視臺、搜狐網、中國散文協會、《新京報》、《京華時報》、《中國圖書商報》、《廣州日報》、《南方都市報》等報刊評為2009年度優秀作品,獲《亞洲周刊》“全球華語優秀作品獎”等多項文學獎。[6] 

    國內中短篇獲獎情況:

    1.《黃金洞》(中篇小說):第一屆(1995-1996)魯迅文學獎。[6] 

    2.《年月日》(中篇小說):第二屆(1997-2000)魯迅文學獎;.第八屆“小說月報”百花獎,上海小說大獎;第四屆(1996-1997)上海優秀小說大獎。[6] 

    3.《耙耬山脈》(中篇小說):第三屆(1994-1995)上海優秀小說大獎;.首屆“中華文學選刊”優秀作品獎。[6] 

    4.《耙耬天歌》(中篇小說):第五屆(1998-1999)上海優秀小說大獎。[6] 

    5.《夏日落》(中篇小說):1992-1993“中篇小說選刊”優秀作品獎。

    6.《大校》(中篇小說):第八屆解放軍文藝獎。[6] 

    7.《朝著東南走》(短篇小說):1999年“人民文學”優秀作品獎。[6] 

    8.《黑豬毛白豬毛》(短篇小說):2001-2002年度“小說選刊”優秀作品獎。

    9.《把一只胳膊忘記了》(短篇)2014年《作家》優秀小說獎。[6] 


    學術兼職編輯本段

    中國作家協會全國委員會委員[6] 

    主要作品編輯本段

    長篇小說

    小說 出版年份出版社
    《情感獄》
    1991年
    2002年
    解放軍文藝出版社
    上海文藝出版社
    《最后一名女知青》
    1993年
    2003年
    百花文藝出版社
    時代文藝出版社
    《生死晶黃》
    1995年明天出版社
    《金蓮,你好》
    1997年
    2003年
    中國文學出版社
    時代文藝出版社
    《日光流年》
    1998年
    2004年
    花城出版社
    春風文藝出版社
    《堅硬如水》
    2001年
    2004年
    長江文藝出版社
    長江文藝出版社
    《受活》
    2004年[7] 春風文藝出版社
    《丁莊夢》
    2006年上海文藝出版社
    《風雅頌》
    2008年江蘇人民出版社
    《四書》2011年 麥田
    《炸裂志》
    2013年上海文藝出版社
    《日熄》[4] 2016年[4] 麥田[4] 

    文集、小說集

    名稱 出版年份出版社
    《閻連科文集》(5卷)1996年吉林人民出版社
    《鄉里故事》1992年百花文藝出版社
    《和平寓言》1993年長江文藝出版社
    《朝著天堂走》1994年中國青年出版社
    《歡樂家園》1995年北京出版社
    《閻連科小說自選集》1997年河南文藝出版社
    《黃金洞》1998年中國文學出版社
    《朝著東南走》2000年作家出版社
    《耙耬天歌》2001年北岳文藝出版社
    《年月日》2002年新疆出版社
    《走過鄉村》 2002年新疆出版社
    《當代作家文庫——閻連科卷》2003年人民文學出版社
    《革命浪漫主義》2000年春風文藝出版社
    《瑤溝的日頭》2007年春風文藝出版社

    隨筆、散文集

    名稱 出版年份出版社
    《褐色桎梏》1998年百花文藝出版社
    《返身回家》2002年解放軍出版社
    《閻連科親情散文》2007年花城出版社
    《閻連科讀書筆記》2007年花城出版社
    《我與父輩》2009年云南人民出版社[8] 

    文論集

    名稱 出版年份出版社
    《巫婆的紅筷子》2002年春風文藝出版社
    《閻連科文學演講》2007年花城出版社
    《一派胡言》 2012年 中信出版社
    《閻連科文論》2013年云南人民出版社[9]  


    榮譽獎項編輯本段


    1. 《兩程故里》、《祠堂》分別獲1988年、1989年《解放軍文藝》優秀作品獎。
    2. 《瑤溝人的夢》獲第四屆《小說月報》百花獎、第三屆《十月》優秀獎、1990年-1991年《中篇小說刊》優秀作品獎;
    3. 《夏日落》(中篇小說)獲1992—1993年"中篇小說選刊"優秀作品獎。
    4. 《耙耬山脈》中篇小說獲第三屆(1994—1995)上海優秀小說大獎、首屆“中華文學選刊”優秀作品獎;
    5. 《黃金洞》(中篇小說)獲第一屆(1995—1996)魯迅文學獎;
    6. 《年月日》(中篇小說)獲第二屆(1997—2000)魯迅文學獎
    7. 第八屆“小說月報”百花獎
    8. 第四屆(1996—1997)上海優秀小說大獎;
    9. 2009年法國唯一小說翻譯獎;
    10. 《耙耬天歌》(中篇小說)獲第五屆(1998-1999)上海優秀小說大獎;
    11. 《大校》(中篇小說)獲第八屆解放軍文藝獎;
    12. 《朝著東南走》(短篇小說)獲1999年“人民文學”優秀作品獎;
    13. 《黑豬毛 白豬毛》(短篇小說)獲2001—2002年度“小說選刊”優秀
    14. 作品獎;
    15. 《日光流年》:建國60年優秀文庫作品;
    16. 《堅硬如水》:“九頭鳥”優秀長篇獎;
    17. 《風雅頌》:2008年度《南方周末》唯一“年度小說”,同年《亞洲周刊》全球華語10部好書之一;
    18. 《我與父輩》:分別被中央電視臺、搜狐網、中國散文協會、《新京報》、《京華時報》、《中國圖書商報》、《廣州日報》、《南方都市報》等報刊評為2009年度優秀作品,獲《亞洲周刊》“全球華語優秀作品獎”等多項文學獎。
    19. 《北京,最后的紀念》獲第四屆“在場主義散文獎”提名獎[10] 
    20. 《受活》被稱為中國的《百年孤獨》,獲第三屆老舍文學獎和第二屆鼎鈞雙年文學獎。《南方周末》30年來10部最優秀作品之一;
    21. 《為人民服務》:是21世紀初中國大陸最具爭議性的小說之一。
    22. 《丁莊夢》:-個關于河南省艾滋村的悲慘故事。亞洲周刊“全球華語2006年10部好書”之一;臺灣“讀書人獎”;2007年日本網站評為翻譯最佳作品。
    23. 閻連科獲提名2013年布克國際文學獎
    24. 閻連科獲提名2013年布克國際文學獎(2張)
    25. 2013年獲得第十二屆馬來西亞“花蹤世界華文文學獎”,該獎有馬來西亞最高華人文學獎的美譽。
    26. 2013年獲布克國際獎提名,并且進入最終決選名單,是繼2011年蘇童和王安憶之后第三位入圍該獎項的中國作家。布克國際獎是英國最負盛名的文學獎布克獎的補充。[11] 
    27. 2013年12月20日獲“影響中國2013年度文化人物”。
    28. 閻連科獲提名2013年布克國際文學獎
    29. 閻連科獲提名2013年布克國際文學獎(2張)
    30. 2014年5月27日,閻連科憑借捷克語版的《四書》獲得2014年度卡夫卡文學獎[12]  ,成為繼村上春樹之后第二個獲得該獎項的亞洲作家。[13-14] 
    31. 2014年10月22日,閻連科在捷克布拉格領取卡夫卡文學獎,并發表演說《上天和生活選定那個感受黑暗的人》。[15] 
    32. 2015年3月份,閻連科《受活》日文版獲得日本讀者評選的日本twitter文學獎。[16] 

    作品特點編輯本段

    閻連科不認同“荒誕現實主義大師”這個稱號,他自稱自己的作品是“神實主義”。閻連科擅長虛構各種超現實的荒誕故事,情節荒唐夸張,帶有滑稽劇色彩,強烈的黑色幽默往往令讀者哭笑不得。閻連科則說:“并非我的作品荒誕,而是生活本身荒誕。”他對中國農民的劣根性有著深刻的揭露和批判,所以有不少評論家將他與魯迅作比較。他的作品還帶有烏托邦式的理想主義情結,渴望制造一個沒有苦難的世外桃源,透露著一種無政府主義的思想。[17] 
    在閻連科海量的小說作品里,幾乎都彌漫著孤獨和絕望的氣息,在這樣的背景下他筆下的主人公與命運展開了漫長而艱苦卓絕的斗爭。

    神話與傳奇

    在閻連科小說中反復出現的“耙耬山脈”其實就是一個神話世界和傳奇世界。在閻連科的大部分作品中,所展示給我們的都是受難、犧牲、意志、回家等多重主題,它們是神話的基本主題。對于小說主人公而言,他們常常只是出于一種生存的本能,但在作者敘述的過程中,卻逐漸展現出一種崇高、莊嚴甚至闊大的東西,敘說著人類普遍的要求。跟隨著他們,我們進入一個不可思議的神話世界,充滿著無窮盡的歧義、象征和隱喻。如在《日光流年》中,“四十歲”是魔鬼給三姓村人設置的詛咒,破除這神秘的魔咒,是三姓村人一輩輩人唯一的目標;《受活》中受活莊里的殘疾人如同上帝所遺棄的子民,他們希望能尋找到回去的途徑,但卻在歧路叢生的世俗世界迷失,離上帝越來越遠。 

    慶典與高潮

    閻連科小說中的許多場景都與慶典的狂歡化、儀式化、象征化具有相通之處。在閻連科近幾年的長篇小說《日光流年》、《堅硬如水》和《受活》中,充斥著這樣的慶典時刻,并且成為小說重要的隱喻和象征途徑。在這些慶典時刻,具有幾乎相同的模式:先是歡樂,極度的熱鬧、興奮和期待,氣氛達到了最高潮,等到最后爆發的時候,卻突然轉折了,完全意料不到的、悲劇性的轉折。歡樂高潮的頂點是悲劇的突然呈現。

    暴力與溫柔

    閻連科筆下的“暴力”并非指當代作家中所具有的描述暴力事件的傾向(如余華前期的小說),而是指閻連科小說的語言、形象和情節給人帶來強大的沖擊力和震撼力,以及由此而產生的審美傾向。暴力形象在閻連科最初的小說中并不多見,在自身與疾病的對抗之中,作家對意志的強度、生命的韌性和極端性的東西非常感興趣,小說逐漸走向狠、絕、奇。語言、情節和結構的設置變得極為峭奇,超出一般的想象力之外,也遠遠超出生活經驗范疇和通常的承受能力之外。《年月日》和《耙耬天歌》中酷烈的死亡方式;《日光流年》中三姓村人活不過四十的意象,男人賣腿皮、女人賣淫來拯救生命的眾生相;《堅硬如水》中地道里極樂時刻的謀殺;《受活》中的殘疾人形象,絕術團在舞臺上“表演殘疾”時血淋淋的形象,等等,這些極端殘酷的形象本身直接進入讀者的審美背景中,構成一種風格和象征沖擊著讀者。

    死亡與自殘

    死亡、暴力、自殘的形象在閻連科小說中頻繁出現,在他的筆下死亡有了一個新的定義:憤怒到極致了的一種近乎幽默的表達。它里面包含了自嘲、無奈、反抗和某種率性。在《老旦是一棵樹》中,一個極端固執的人,至死也不與世界達成和解,就那樣戳在那堆糞上,直至把自己變成一棵樹,為這世界奉獻了驚世駭俗的幽默。《日光流年》中杜巖對自己死后不能躺進棺材里耿耿于懷,最終做出了決定,自己躺進棺材,讓兒子將棺材釘死,這樣,司馬藍就不會再抬走他的棺材了。在這些主人公的意識里,活著與死亡的界限是模糊的,死亡并不是生命的完結,而意味著新生,是他本人生命意志的延續。因此,他們前赴后繼,從容地走向死亡,悲壯、平靜甚至喜悅地把自己的身體交出來。[18] 

    人物評價編輯本段

    1.莫言作品英譯者葛浩文:美國評論家比較喜歡閻連科[19] 
    2.日本文學界只關注仨中國作家:莫言、閻連科和殘雪[20] 
    近幾年,作家閻連科在日本也越來越受到矚目。2007年年初,閻連科的小說《丁莊夢》在日本出版發行,初版1萬冊迅速告罄,第二版緊接著推出。后來,日本又把《丁莊夢》譯成盲文出版,谷川毅用“震驚”來形容他對盲文版《丁莊夢》問世的感受,因為,在日本,作品被翻譯成盲文的中國作家少之又少,只有魯迅、老舍等經典作家的作品曾經發行過盲文版,這從一個側面體現了閻連科作品在日本的受重視程度相當之高。“日本幾家媒體,包括《朝日新聞》、《讀賣新聞》、《日本經濟新聞》幾乎同時刊發了書評,介紹這本書,作為外國的文學作品,這種現象很少見。可以說,是中國改革開放以來,日本第一次如此關注中國的純文學。”
    3.法國《世界報》評《炸裂志》稱:“中國作家閻連科躋身于大文豪的圣壇綽綽有余。沒有人像他那樣以小說的形式高屋建瓴地把握社會,其作品具有驚人的震撼力,作品中呈現出摧枯拉朽有時令人絕望的幽默。”[20] 
    4.卡夫卡文學獎授獎詞:“閻連科在中國文學中的地位很像赫拉巴爾在捷克斯洛伐克,他們都對社會進行內部觀察,在官方的灰色地帶中徘徊。無論從文學還是經歷,閻連科都實至名歸。他有著犀利的諷刺和對現實的觀察能力,最重要的是他擁有面對現實的勇氣。這和卡夫卡的創作精神一樣。”[3] 
    5.閻連科獲日本twitter文學獎 作品備受日本讀者追捧[21] 
    剛剛獲得2014年卡夫卡文學獎的中國著名作家閻連科,近日憑《受活》又獲得由日本讀者評選的twitter文學獎,這也是亞洲作家首次獲得該獎項。《受活》是閻連科本人的代表作品之一,迄今已翻譯(或正在翻譯)成18種語言。該書日文版(日文版翻譯《愉樂》)于去年底上市,首印8000冊銷售一空,四個月之內再版三次,創造了中國作家作品在日銷售的奇跡。為什么《受活》能受到日本讀者的追捧?日本國立東北大學教師、詩人田原分析道,可能有幾個方面的原因,“閻連科對人性深刻的揭示,他的隱喻的深度,對中國當下現實的思考,以及他的獨特的想象力和結構虛構能力,都對日本人形成一種沖擊力。當然和閻連科去年獲得卡夫卡獎也是有關聯的,關注他的人更多了。另外,和出版社的經營也是有關的,他們以一本經典作品的方式在運作這部小說,定價非常貴,50美金,但是讀者依然趨之若鶩。”[21] 
    6.2012年莫言獲獎之后,文學界有很多人都預言閻連科將是下一個獲諾獎的中國作家。包括馬悅然的弟子瑞典漢學家羅多弼也非常推崇閻連科。閻連科在海外文壇的知名度日益攀升,他在歐美和日本獲得的評價之高令人咋舌。[22] 

    作品爭議編輯本段

    閻連科是一個極具爭議的作家,不少評論家批評他的作品內容充滿各種性狂歡,妖魔化知青、丑化中國知識分子和農民等。他的作品由于經常觸及中國審查制度的底線,所以屢屢遭禁。[23] 

    閻連科有個外號叫“禁書作家”。[24] 

    2005年閻連科在廣州《花城》雜志發表中篇小說《為人民服務》,被中宣部指責詆毀解放軍和毛主席“為人民服務”的崇高宗旨,隨即遭禁。遭禁后反而引起了讀者的好奇心,小說電子版在網絡瘋傳。[24] 
    2006年閻連科的長篇小說《丁莊夢》出版,再次被禁,原因是“以灰暗的描寫夸大艾滋病的危害和恐懼”。閻連科說:“我覺得,禁這本書的人智商不高。在我看來,按照他們的標準《堅硬如水》或者《受活》反倒是該禁,但是《丁莊夢》禁掉就很沒有理由。第一,它講的事情人所共知;第二,你們自己也天天講;第三,它沒有傷害政府的任何神經。”[24] 
    2011年閻連科的《四書》在大陸被出版社拒絕,無法出版。他說:“我是受到關愛太多的人。受到關愛太多,誰都想關心你的時候,什么都落到你頭上了。我認為《丁莊夢》和《四書》如果是另外一個作家寫不會有問題。你小說的某些內容會被無限地放大,放大到所有人都在誤讀你,甚至遮蔽其他的東西。現在我想對我都不是問題,我已經到這個年齡,完全可以面對它。”[25] 

    《風雅頌》引爭議[26] 

    2008年作家閻連科創作的最新長篇小說《風雅頌》日前由江蘇人民出版社出版。小說講述了一個大學教授楊科在家庭、愛情、事業諸方面悲情而又荒誕的遭遇。有網友撰文稱,閻連科在這部新作中詆毀北京大學并影射知識分子。小說借《風雅頌》之名“影射北京大學,詆毀高校人文傳統,肆意將高校知識分子形象妖魔化”。
    閻連科與《風雅頌》閻連科與《丁莊夢》
    北京大學中文系副教授、評論家邵燕君認為,閻連科對大學體制環境和精神實質缺乏基本了解,對知識分子進行了肆意嘲弄、歪曲。她說:“只有對事物的價值核
    心有了足夠的了解和把握之后,對其批判才會有力量,才會深刻、厚重。明眼的讀者很容易看出小說的破綻,閻連科對大學精神缺乏基本了解,更談不上對知識分子的精神傳統有深入研究。在這樣的前提下,對知識分子的嘲弄,只是凸顯了作者對學術的不尊重,對人性的不尊重。而利用北大等一些高校的價值系統大做文章,其用心可疑。”她認
    為,閻連科“因為不懂,所以放肆”。
    另一位北大博士、評論家李云雷表示,小說堂而皇之地影射北大。“批評北大當然可以,但這樣無中生有地‘影射’,卻是批錯了地方,又用力過猛。作者對大學與文化界的情況及其運作機制很不了解,卻裝作一副了然于心的樣子,又施之于猛烈的批評,批評不到點子上,隔靴搔癢,有些可笑。”
    對此說法,閻連科給予否認:“其實當初在選擇小說主人公的身份時,我也顧慮重重,既然我把它作為我的精神自傳,那么選擇主人公的身份為作家吧,就顯得我很自戀。思前想后就讓他以大學教授的面目出現,因為這一職業與我的身份大致相近。”
    閻連科說,那些認為他貶損知識分子的人顯然是高看他了,“我沒有那么大的能耐與力量,我只是寫我自己,我只是描寫了我自己飄浮的內心;只是體會到自己做人的無能與無力,并因此常常感到一種來自心底的惡心。我無意影射任何知識分子。”閻連科認為,他不熟悉大學,他在《風雅頌》中所寫的鄉村也不是現實中的鄉村,“我筆下的‘大學’和‘鄉村’由此不類不倫,如果有人對號入座那將是最大的荒誕。”[27] 

    《我與父輩》引爭議

    2009年閻連科發表自傳體長篇散文《我與父輩》,大獲好評,“萬人簽名聯合推薦”的《我與父輩》,寥寥十幾萬字確實足以讓我們體會到這位語言大師的魅力,樸實地講述了父輩們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卑微生活,在品位這些堅忍與偉大的同時,卻也聽到了另一種聲音,不少人對其中關于知青的描述表示質疑:閻連科緣何妖魔化知青?
    閻連科寫道:“從此,記住了他們在村里的不勞而獲和偷雞摸狗,記住了他們在我們鄉村如度假一樣的生活。不太明白,我們鄉村本就田少糧少,革命、時代和偉人為何還要派這些城里的孩子,到這兒禍害鄉村的人們。也就盼著他們趕快離開,回到他們家里,讓城市鄉村,兩相疏離,彼此平靜,相安無事。”本以為輕描淡寫的勾勒,卻引來爭議聲無數,更有知青后代在鳳凰網論壇發表聲討帖“閻連科為何要妖魔化知青?!”,眾多知青及其后代參與討論,指責閻連科曲解歷史,憤憤之情溢于言表;不過其中也不乏網友認為,這些描述不同于以往知青口中的自述,而是以一個普通農民的角度出發,刻畫的相對比較客觀。[23] 

    人物軼事編輯本段

    2011年11月30日,作家閻連科在新浪微博發出“一封告急信”,講述自己所在小區當天開始正式被強拆。微博一出,網友圍觀。
    閻連科說,2011年7月,他正式接到通知說因北京萬壽路道路南延工程,包括他在內的39戶人家被要求拆遷。居民們一開始積極配合該工程。
    閻連科住房遭強折閻連科住房遭強折
    2011年8月,拆遷辦把按戶賠償的標準改為160萬,閻連科為此“三問”拆遷方:“我作為被強拆的一戶公民,想要看到這條公路上擴展工程的有關文件,想知道修路在小區內到底征了多少地,有多少戶人家真正應該拆遷?二是希望知道有關賠償規定和標準;三是為什么每戶人家都是160萬,而不是以面積定價?”他說自己得到的答復是“上邊定的”和“保密”等,期間居民多次到市里和區里反映情況,請律師通過法律途徑解決但無果。
    閻連科說,他寫這封信的目的是“這件事情可以在理性、人道的軌道上大致依法,早日結束。”他希望通過這件事情,少一些荒謬的拆遷惡劇,多一些“讓人民活得更有尊嚴”的知情權、安全感和幸福感,讓這樣的寒心事件少一些,再少一些。[28]



    參考資料編輯本段

     

    附件列表


    10

    詞條內容僅供參考,如果您需要解決具體問題
    (尤其在法律、醫學等領域),建議您咨詢相關領域專業人士。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有待完善,請 編輯

    上一篇 孫狼    下一篇

    標簽

    同義詞

    暫無同義詞
    亚洲手机在线观看视频